如何在现代社会激活阳明文化?著名文化学者于丹这样说

首页    论文    如何在现代社会激活阳明文化?著名文化学者于丹这样说

 

“我来过绍兴好几次,今天来的意义特别重大,是为阳明而来。”在于丹心里,王阳明是那个10岁就会追问“什么是天下第一等事”的人,不像他父亲王华把考状元作为目标,他是立志做圣贤。“他真正有一种要担当天下责任的雄心壮志,对任何事情都有热情和好奇。”于丹认为,王阳明的人生就是为了活出自己的本心,王阳明的学问是“身心之学,良心之教”。

 

 “此心光明,亦复何言。”王阳明临终前最后的一句遗言,是于丹最为喜欢的一句话。“阳明先生一生百死千难,57岁时积劳成疾,奄奄一息,学生问他有什么遗言,阳明先生只说了这八个字。那什么是光明?”于丹说,“光明”是“世人以不得第为耻,吾以不得第动心为耻”,这是精神世界的明亮、自由和开阔。“阳明先生的‘心学’,代表了以寻找人生坐标为宗旨的儒家学说中自我修炼、精进的极致观念,这些恰是这个时代所缺乏的。如今我们在他的光明之下学精神、论传承,这就是圣贤的光明。”于丹说。

 

“其实在绍兴以及贵阳、余姚等地,很多人都知道一个叫王阳明的人,但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?历史课本上一带而过,说他是主观唯心论者,曾经镇压农民运动。在我看来,对大多数人来说,王阳明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。”于丹认为,绍兴等地应认真思考如何在现代社会激活阳明文化这一课题。“首先要在阳明文化的基因和血脉中找到当下可以被激活的价值,其次是寻找阳明文化的当代转化路径。”于丹说。

 

于丹认为,随着中国在国际上影响力的提升,文化话语权能否真正地释放出来,是人文社科界面临的重大问题。“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根本,还在于文化创造性的自我接续和国际化的发展。而这些文化要被激活、应用,并走向国际完成交流,有一个前提,就是这些文化价值观在国内、在当下的百姓中是什么样的认知状况,所以当下应把阳明学当作一种价值观,而不仅仅是研究的学问。” 

 

“阳明文化的价值体系存在着两条传承脉络,一条是以文化典籍作为载体,由一代代的士绅阶层进行传承,是文字记载中的一条明线;另一条就是以普通百姓生活为载体,依靠社会习俗力量传承的,是一条暗线,是约定俗成,是价值默契。”于丹表示,两条线索相辅相成共同构成阳明文化的价值体系,“要探讨研究传统价值观在今天有什么样的认知,有什么样的接纳,有什么样的质疑,这中间还有多大程度能够形成今天的文化价值默契,而后才谈得上国际文化的交流,提升中国的文化自信。”

 

2018年6月26日 14:36
浏览量:0
收藏